Q3游戏营收再破百亿,网易“游戏依赖症”何时痊愈?
2020-11-20 15:48:23
  • 0
  • 0
  • 0

作为全球唯一一家在纽交所、纳斯达克、港交所同时挂牌的互联网公司,网易在二级市场一直处于稳中有升的状态。截止发稿日期,网易年内在美股的涨幅已经超过40%,在港股市场的涨幅也临近10%。

北京时间11月19日港股盘后,网易公布了截止2020年9月30日的第三季度业绩公告。本次财报依旧保持着上个季度的涨势,财报公布翌日港股网易高开,截止发稿,网易股价涨5.22%,报141.1港元,总市值为4875.17亿港元。

2019年年初,网易CEO丁磊就提出将“游戏、电商、教育、音乐”作为网易的四大战略部署,时至今日,网易这四大业务板块发展如何?我们或许可以从这份最新财报中寻找到一些答案。

营收结构存后顾之忧

整体来看,网易三季度的主要财务指标和细分业务都录得了比较好的涨幅。

► 截止9月30日的第三季度,网易净收入为人民币187亿元,同比增加27.5%,归属于公司股东的持续经营净利润为人民币30亿元,低于去年同期的45亿元。其中在线游戏服务净收入为人民币139亿元,同比增加20.2%。有道净收入为人民币8.96亿元,同比增加159%。创新及其他业务净收入为人民币39亿元,同比增加41.6%。

► 网易在第三季度的毛利润为人民币98.86亿元,上一季度和去年同期分别为人民币97.92亿元和78.70亿元。并且在报告期内,网易在在线游戏服务的毛利率为63.6%,略低于去年同期的63.8%。有道毛利率为45.9%,远高于去年同期的25.8%。创新及其他业务的毛利率则为16.8%,去年同期为15.2%。

► 2020年第三季度网易的营业费用合计为人民币70.16亿元,上一季度和去年同期分别为人民币56.22亿元和45.36亿元,同比增加了54.7%。营业费用的增加主要是由于有道及在线游戏服务市场推广费用增加,以及人工成本和研发投入的增加。

► 由Q3网易未经审计的利润表数据可知,网易的销售及市场费用从去年同期的人民币16.2亿元上升至本季度的34.43亿元。一般费用及管理费用由去年同期的人民币7.54亿元上升至本季度的7.84亿元。研发费用由去年的同期的人民币21.62亿元上升至本季度的27.89亿元。

整体来看,营业费用的涨幅对于网易整体的盈利水平还是有一些影响,除此之外,通过对营收结构的分析来看,游戏业务仍然是网易目前营收的主引擎,那么网易游戏在这个报告期内的发展逻辑怎么样?

游戏大树下的网易急需新故事

疫情催生的“宅家经济”让在线游戏行业迅速走上风口。据研究公司Newzoo预计,到2020年,全球游戏市场将增长7.3%,达到1600亿美元。另一份全球数据报告估计,到2025年,游戏市场将达到3000亿美元,高于2018年的1300亿美元,年增长率达13%。

从历年的财报数据来看,网易的游戏收入都稳定在100亿元以上的水平,占整个公司营业收入也长期保持在60%以上。因此在业内人士看来,相比于互联网公司的头衔,网易更像是一家游戏公司。

不过虽然游戏收入占网易收入的比重一直居高不下,但是除了一季度由于疫情原因,在线游戏服务市场增速加快,随后随着疫情影响减弱,网易游戏版块再次出现了增速放缓的问题。

网易游戏增速放缓主要源于在线游戏市场的竞争异常激烈。据14日公布的腾讯三季度财报数据显示,受《和平精英》及《王者荣耀》等手游增长影响,腾讯的网络游戏收入增长45%,达到414.22亿,是网易游戏板块营收的两倍以上,可见目前的在线游戏服务市场,网易距离位于行业头部的腾讯还有一段距离。

但除了腾讯之外,今年网易与阿里在游戏领域也开始有了摩擦。10月底,网易发布公告指责阿里互娱旗下SLG手游《三国志·战略版》有抄袭网易《率土之滨》的嫌疑。根据七麦数据显示,《三国志·战略版》一度登顶2020年畅销榜最高排名Top1,而网易《率土之滨》2020年畅销榜最高排名为Top5,可见阿里在游戏领域确实也给网易带来了一些威胁。

与此同时,米哈游、莉莉丝等新生力军推出的《原神》、《万国觉醒》等新品手游也受到了市场的热捧,这些T2梯队的游戏公司也抢占了一些游戏市场的份额。

另一方面,在海外市场,网易确实领先于国内的一些游戏公司,但是分地区来看,网易的海外征途仅仅停留在以日本为代表的亚洲地区,欧美等更大的战场并未取得更大的进益。

不过网易未来也计划推出一些面向欧美市场的游戏,比如《暗黑破坏神:不朽》和《宝可梦大探险》、《哈利波特:魔法觉醒》等欧美知名度相对较高的IP。至于反响如何以及能否帮助网易巩固在海外游戏市场的地位,还需要等待市场进一步的反应。

这样来看,若单从财报的数据层面来断言,网易本季度的游戏基本盘确实比较稳健,但是通过对其背后的行业状况进行分析,网易游戏未来面临的风险和挑战也在与日俱增,随着游戏业务的增速放缓,再加上营收高度系于游戏这一单项业务的结构并不健康,网易还是需要挖掘新的价值点。

“教育+音乐”还差点火候?

从网易营收结构中游戏、电商、教育、音乐这四架马车来看,其中的教育和音乐这两项业务是最有潜力成为网易第二增长曲线的业务。有财报数据可知,有道在报告期内近160%的涨幅十分惊人,而网易云音乐所在的板块也处在稳定的增长之中。

这两大业务能够有所增益,有道则是抓住了线上教育特别是k12赛道的红利,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9年在线教育市场规模已突破4000亿元,而疫情进一步加快了在线教育市场的爆发速度。根据预计2025年中国的在线教育市场规模有望达到8000亿元。

网易云音乐年初至今也一直在发力版权合作。先后与滚石唱片、华纳版权、吉卜力工作室等达成战略合作,获得了李宗盛、刘若英、五月天、梁静茹等诸多歌手歌曲版权,也获得了龙猫等动画音乐版权。

但是在教育与音乐版块有些许突围苗头出现的背后,仍有不少隐藏的危机需要重视。网易云音乐虽然在版权合作上取得了些许突破,但受限于国内市场音乐板块割裂的现状,网易云音乐仍然面临着严重的版权资源匮乏,不少用户逐渐出走。

据TalkingData数据显示,2020年3月以来,网易云音乐月活量持续下跌。而根据易观千帆今年4月的数据统计,曾长期跻身音频娱乐类榜单前三的网易云音乐已经滑落至第六位。

另外,抖音等新兴短视频平台未来对于网易云音乐可能产生的威胁同样不容小觑。抖音最新发布的《2020抖音音乐生态数据报告》显示,今年1月至7月间抖音平台音乐人入驻数量增长近3万;抖音音乐人涨粉累计超3亿,排名前10的爆款歌曲总播放量高达945亿。未来字节跳动如果进军音乐领域势必会对网易造成极大的冲击。

而在教育板块,有财报数据可知,其净收入的涨幅同比上涨一倍不止,但其实网易有道的报告期内的成本同比上涨也高达89%至4.84亿元人民币。

并且老牌巨头好未来、跟谁学与新东方这三座大山牢牢卡在线上教育赛道的头部位置。另外作业帮、猿辅导、掌门一对一、VIPKID等在“互联网+教育”模式下发展起来的在线教育培训公司近年来的潜力也不容忽视,再加上有着互联网大佬扶持的企鹅辅导精品课,有道想要长期维持报告期内的涨幅或许难度不小。

长期来看,中国消费者的消费能力和消费意愿都在不断提升,于网易的各项业务而言,无疑是一个利好大趋势。但网易在游戏和音乐领域面临的是庞大的腾讯,其他各项业务也正在与各玩家上演短兵相接。在多元化道路上如何稳住游戏大盘,并讲出新故事,将会成为影响网易资本市场情绪的关键因素。

本文来源:港股研究社,转载请注明版权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